《南周》疑揭百度李彦宏不德经营遭封杀



南方周末发表近万字的重榜文章《漩涡中的中国首富李彦宏》,详述李彦宏的发家底细,及百度搜索的不公不义,但旋即遭到封杀,南方周末,新浪,凤凰网等多个网站的链接被封,市场上也难找到。(网络图片)

 

《南周》疑揭百度李彦宏不德经营遭封杀



 
【大纪元2011年04月16日讯】4月15日,南方周末发表近万字的重榜文章《漩涡中的中国首富李彦宏》,详述中国首富李彦宏的发家底细,及百度搜索的不公不义,但旋即疑似遭到封杀,北京市民反映在市场上找不到报纸,南方周末,新浪,凤凰网等多个网站的相关链接也被封,但在其它一些小网站在迅速流传。

侵权事件

文章从近期百度遇到的讨伐百度侵权高潮说起。

互动百科CEO潘海东、作家韩寒、李彦宏的北大校友……各界人士轮流给他写信,但他不为所动,从不回应,从不争辩。

“我知道李彦宏肯定不会来。”和百度就文库侵权谈判之前,磨铁图书总裁沈浩波从和百度方面的几次接触中,感觉到了李彦宏对侵权事件的傲慢。但他没想到,百度派来的不是法务总监而是一个“政策法规研究负责人”,百度负责公关的副总裁朱光响应:“百度从来都是这样。”

在为百度文库辩护时,百度高级副总裁沈皓瑜说,百度一直奉行“分享”的互联网理念,希望能将更海量的知识、文文件和消费者分享。

沈皓瑜没有提及的是,在百度的慷慨和用户的方便背后,是对整个出版产业的沉重打击,以至于作家们需要“为了食油声讨百度”。

前几年百度开放MP3下载时,同样是为了用户的需要。但词曲作者和音乐制作人无法从商演中获利。高晓松甚至找沈浩波哭诉:“我们音乐人比你们作家和出版商惨多了!”标志着百度产品创新的“框计算”,更是打着为满足用户需要的旗号出场。

作为搜索引擎公司,“合理”的追求是,让用户在自己的网页上停留的时间最短,以便更快地到达他们想去的网站。百度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希望把用户留在自己的网页上,最好不要去其它网站。

店大欺客

李彦宏曾将微软描述为“寸土必争”的“邪恶帝国”,十余年后,他所创建和领导的公司面临着同样的指控。

李彦宏敢于与自己的大客户决裂,在于他已找到了盈利模式,即搜索结果竞价排名。但竞价排名一开始,就饱受诟病。

从普通用户的角度看,谷歌的广告被打上了底色,和搜索结果截然分开。百度的搜索结果中,有的广告被打上了底色,有的则与普通搜索结果几无分别,似无规律可循, “谁给钱多就把它排在前面…说穿就是那么回事。” 谢文一针见血。

现在,竞价排名已经改版为“凤巢”系统。这一系统与谷歌关键词广告更加接近,用户体验却截然不同。“在百度投广告往往需要花更多的冤枉钱,而且在不断涨价。”一位网络营销业内人士说。

大多数中小企业骑虎难下———一旦停止投放广告,搜索排名必然大幅下降,但有没有多少企业敢于退出这个烧钱游戏。

沈浩波在维权期间曾经因为工作原因接触了不少企业主。他们见到沈浩波之后,都将本来要谈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改而向他“声泪俱下”地谴责百度。有一家即将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创始人告诉沈浩波:他的企业每年净利润只有几千万,但却要在百度投3000万的广告。“要是不投,在百度上搜企业名字出来的就是别人的东西,他的网站就到后面几页去了,前面都是莫名其妙的连结,把他企业的名声都搞臭了。”

“‘店大欺客’是对百度最精确的形容,规则爱怎么定就怎么定,全部对它有利。”曾在百度投放关键词广告的深圳律师黄维领说。

谢文把李彦宏的思路概括为 “山西价值观”:“这样来钱快、来钱多,我土,什么新闻价值、客观反映世界,这个事我不懂,然后就变成有意识的、主动的、黑社会式的做法,这样下去就不可收拾了。”沈浩波有切身体会:“但凡藏着掖着的说明你还有点羞耻心,有点法律观念,那我可以跟你打官司、慢慢谈,这样还有救。百度就不是了,它就想把侵权产业化了,还高举高打,这个就太恐怖了。”

在过去11年里,百度以自己的生存逻辑迅猛发展,它的市值从2005年IPO时的8.7亿美元狂飙至506.3亿美元(2011年4月12日数据),公司人数从最初的7人发展到现在的一万多人。

命硬?

李彦宏自称命硬。2008年,先是网民举报公关公司建议三鹿投放300万元寻求百度屏蔽负面新闻,中央电视台又接连两天曝光百度推广虚假广告和竞价排名内幕,外界一度认为会对百度造成致命打击或者令它警醒。

但百度以它一贯的中国式生存法则,又一次转危为安。而两名在央视暗访时说了实话的销售代表,被开除。

这起百度诞生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在奉行实用主义的公关总监朱光安排下,李彦宏在2009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镜次数达8次左右,其中还有多次特写镜头。节目开始前的黄金时段,百度就率先给全国人民拜年;第一个相声节目也植入了“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的广告词。

百度2009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时,百度首席财务官接受高盛分析师访谈时确认:这一季度4000万的“营销相关支出的绝大部份”给了央视。

百度员工们私下议论:镜头上的李彦宏在微笑,心里可能在流血,“你想想一个镜头多少钱?”

丧失道德规范 合作者纷纷离去

在百度一路高歌、李彦宏个人财富迅速增长,然而原来的创业高管则一个个离他而去。

百度联合创始人徐勇,早在百度上市前就和李彦宏分道扬镳。从2006年起,《相信中国》封面上百度的五大高管,陆续离开了百度,只剩下李彦宏一个人。李彦宏创业时的“七剑客”,也仅剩他一人。

麦越乐说,李彦宏后来空降了好几个职业经理人,背景五花八门,苹果的、博士伦的。几位百度内部员工都认为,空降兵带来的多元文化,使百度内部管理处于半失控状态,这几年推出的众多产品,一定程度上也是内部资源争夺造成的结果。

百度早期刘建国、雷鸣、程浩等一批老技术骨干,所创项目都和搜索引擎有关。他们从这里离开,带走了不菲的报酬和股份,和足够含金量的履历。更多人念及的,却是离开时那种理想不再的惆怅和难酬壮志的遗憾。在他们看来,早期的百度,虽然没有规范的管理,大家靠的是对百度的感情和基本的道德在做事。

“像我们之前做贴吧的时候,盛大文学的连载被转载,我们会主动删一些,另外给他们导一些流量。比如,你在百度看到的是摘要,搜索结果,正版的排在第一位。”麦越乐说,相比之下,文库的模式非常霸道,丝毫没考虑到别人。

上个月离职的肖京(化名)觉得,Robin迷失了。

“全民公敌”

文章称,作为现阶段的互联网的入口,搜索引擎被喻为拥有强大的力量,要求执掌它的人必须秉持正义和平等的价值观。“比如,不能人工干预,必须保证搜索结果的公正性,这就是搜索引擎的宪法。”潘海东说,搜索引擎相当于社会公器,一旦被一方掌握,问题就很大。

“因为我跟百度之间有过节,那你根本伸不到我的话,你的言论自由在哪儿得到体现?体现不了。”百度的种种作为已经在挑战互联网的宪法。“潘海东和王通都认为百度是个畸形的公司。

普通网民“边用边骂”,企业用户“边骂边投”。4月8日,某电子商务商业大会上,本来的自由讨论环节主题为女性消费,却演变成各电商老板对百度的声讨大会。 “也买网”董事长袁疆表示,“我的态度和刘强东一样,他是骂了不投,我是边骂边投。”但他又感叹,“这就是过路费”,“不投,不投你试试?”

许多人认为,百度之所以会沦为“全民公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不懂得维护整个生态圈。

熟悉搜索引擎市场的王通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霸权永远是暂时的,百度这么搞下去会被颠覆。”文章最后质问:内心强大的李彦宏,不知道能在群情激愤中安静多久?

 

中港台时间: 2011-04-16 04:34:05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1/4/16/n3229769.htm

 

廣告

About floweroftheheart

FlowerOfTheHeart@hotmail.com ஐ 精彩代理看真实世界 ஐ 突..破..网..络..封..锁,可于此下载免费软件: http://sdrv.ms/OoAbld (软件已崁入word文件内) 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党(/团/队)人数: 125,607,496(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九评共产党》 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