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和“瑜伽女”(姜维平)

薄熙来和“瑜伽女”(姜维平)

2011-04-26

香港的《凤凰网》在2011年4月9日刊出两张图片,报道了重庆大街上出现的一幕奇异的生活场景:在杨家坪闹市区,竟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把自家轿车停靠于马路中央,她爬上了汽车的顶棚,把上衣脱光,半裸着身子练起了瑜伽功,围观的现场民众不少,自然也议论纷纷,成了网友们推出的一大“亮点”新闻,轰动一时。

图片: 在重庆闹市半裸练瑜伽的女子。

不过,重庆的官方媒体没有转载,可能感到不雅或有伤风化吧,但我认为,这件事很值得玩味:近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了吸引他人眼球,不是也在这样赤裸裸地表演吗?

现在,离中共十八大越来越近了,薄熙来已经在山城工作了近四年,按照官场的考核规矩和他的履历特点,估计年底前会有所变动,他当然急于爬进政治局常委的行列,因为“不进则退,退了即险”:

他在大连的贪腐与在重庆的枉法都被他的政敌盯在眼里,记录在案,成为下一个陈希同或陈良宇可能性较大,所以,他像动物园里开屏的孔雀一样,正在变着花样展示所谓政绩,又如同上述爬到车顶上的女子般拙劣地表演,闹得山城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这是中国政治舞台的不正常的情景:中南海的主角们没有制度创新思维,整天忙忙碌碌,无所作为,而偏于西南一隅的薄熙来却使出十八般武艺,搅得昏天黑地,时光倒流,“唱红”,唱回了文革;反贪,扫除了政敌;“打黑”,毁掉了程序;宣传,捧出了“薄泽东”。

仿佛一个红色的革命根据地,被敌占区所紧紧地包围,而敌占区的领导也姓“共”,不承认“党内有派”,不允许“党外有党”的中共,陷入了明显的裂变和空前的危机。

m0426-jwpp1.jpg
  图片: 在重庆闹市半裸练瑜伽的女子。

其实,所有对重庆居民有新鲜感的“亮点”,都曾在上个世纪的大连表演过,回顾过去,比对现在,我的结论是:他搞出的一套所谓“重庆模式”,都类似上述半裸的女子,华而不实,欺世盗名,哗众取宠,吸引眼球,并伴着疯狂,却另有意图。

概括这些表演,不外乎有几个“亮点”:首先是廉租房。整个中国各地都在大搞“向贫困百姓倾斜的租赁房”建设,李克强早在2007年的辽宁省阜新市就动手了,但哪个城市也没像重庆那样大张旗鼓地宣传造势。

薄熙来一面承诺老百姓六年半买房,一面声称大举建设廉租房,他说,2009年至2011年,要建20,4万套,1020万平方米,解决747万户,这是多麽诱人的前景啊!难道靠媒体的吹牛和“画饼”,就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以前,薄熙来在大连搞了锦绣小区,也是打着为穷人造房的旗号,无偿地划拨了许多土地,第一批建成后,用几户下岗工人装潢门面,先在电视上亮相,博得了一片掌声,但时间久了,人们发现,拿到“廉价房”的,都是薄熙来及其死党,老百姓没有享受到“双轨制”的好处,更有他的哥们—–大连民营的新型企业集团老板孙某发了大财。

同样,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廉租房”,其目的是无偿地多占国家的土地,然后再把工程承包给北京的中南海高层的亲友,为自己的上位铺路奠基。试问:不搞政治体制改革,权力就没有制约,建设那麽多的廉租房,有公正无私的管理,分配的部门和官员吗?

这些部门都是薄熙来一支笔说了算,如何满足穷人的急需呢?原来,薄熙来只想造势,猎取功名,暗渡陈仓,他任期届满以后的事,才不管呢!

其次是建设“五个重庆”,这不过是大连建设“北方香港”的翻版而已,1993年,薄熙来刚当大连市长时,前任的魏富海靠实干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以后的成绩全部归功于薄熙来,为什麽?他像上述的“瑜伽女”一样,会控制媒体,会打压记者,会造势“忽悠”,他提出了所谓的“北方香港”,也是一个花架子。

其实,大连能和香港比肩吗?我在香港发表评论文章还被判了刑呢,大连有香港那样的言论自由吗?再拿服装城来讲吧,大连也是有名无实,不用说香港,连深圳都不如,深圳是天天搞服装节,大连是一年搞一次,香港有很多服装名牌,大连只有“大杨”,它还是新金县一个老太婆李桂莲搞的呢!总之,大连和香港不可同日而语!

如同过去一样,薄熙来的响亮口号都是徒有虚名,什麽“宜居重庆”,“平安重庆”,“森林重庆”,“畅通重庆”,“健康重庆”,通通是渲染和鼓噪,骗局和谎言。

去年10月24日的《重庆时报》说,昨日召开的“反袭警理论与实践研讨会议”通报,今年前9个月共发生暴力抗法袭击警察案件137起,多达168名警察受伤。试问:这是“平安”和“宜居”城市吗?

另据某律师披露,由于2007年12月,薄熙来到达重庆履新之后,抓人太多,当地律师行情看涨,有很多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赶到北京或外地聘请律师,而律师到了山城,首先要把电话卡取下来,才敢与他们交谈,否则重庆警方会通过卫星定位的办法,全天监控和跟踪律师,很容易把他们都变成李庄。

而王立军呢,一再声称他经常假冒记者和出租车司机四处活动,寻找猎物,试问:这哪有一点点的“平安”和“宜居”可言?

再说,他鼓吹的“健康重庆”吧!成千上万的人,云集公共场所,拿着政府的“误餐补贴,”高唱革命歌曲,高举红色旗帜,不仅用红色浪潮淹没了重庆,而且,一度还指向北京,占据了长城,又是重温入党宣誓,又是“唱支山歌给党听”,试问:这是重庆人的健康之举吗?不!这是倒退,是疯子,是狂妄,是愚昧,是在历史的车棚顶上,赤裸着肉体练瑜伽功啊!

我想,或许只有实现“森林重庆”才大有希望吧!但是,以前,薄熙来在大连搞了“熙来草”,草坪至今还在困惑大连,因为大连是一个严重缺水的海滨城市,市民们叫苦连天,而重庆是山城,想必原本各种花草树木就不少。

不过,据重庆的朋友透露,薄熙来把马路两侧原有的树木一律砍光,移栽了大片的银杏树,这可是造价不菲啊!为什麽?是为了“森林重庆”吗?不,他可以把这笔生意承包给亲朋好友,很赚一笔,如同大连市政府楼前的槐花灯一样。

此外,更为重要的是,为了用绿色的舞台,烘托气氛,大造声势,把“薄泽东”鲜亮地托出,因为“红花还得绿叶扶”嘛!

在我看来,上述裸露着上身的“瑜伽女”,可能心理上有些问题,她是一例个案,但是,也不能排除官员示范作用,和潜移默化诱导的作用。

2007年12月以来,一个善于表演的政治骗子,在山城隆重地推出一个个精彩的节目,一会“唱红歌”,“发红信”,“读红书”,还没发完呢,张春江就进去了;

一会儿“反腐”,一会儿“打黑”,龚钢模还没判呢,给他当辩护人的律师李庄却入狱了;

法院副院长张韬还没坐上被告席,厅长乌小青就吊死了;文强案的争议还没完呢,办案的年仅39岁的检察官龚勇就积劳成疾,被“以身殉职”了。

这些荒唐可笑的小儿科的骗局,愚弄了老百姓,破坏了法律,挑战了中央,践踏了人权,使人们终于看懂了,阳光,幸福,尊严,公正,已离我们远去。试问:生活在重庆的“瑜伽女”精神上怎能不受刺激?

据报道,上述“瑜伽女”傻傻地练了不一会儿,就被警察带走了,热心的市民,赶忙给她披上衣服,虽然她的体型很美,但闹市毕竟不是桑那浴,也不是王家姊妹的“亮点茶楼”啊,但是,民警批评她,她还不服呢,乳房长在我身上,凭什麽不能露?是啊,如果我是她,我会说,薄熙来都那麽无耻地表演,我凭什麽不能当他的徒弟?!

2011年4月14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jwp-04262011093834.html

廣告

About floweroftheheart

FlowerOfTheHeart@hotmail.com ஐ 精彩代理看真实世界 ஐ 突..破..网..络..封..锁,可于此下载免费软件: http://sdrv.ms/OoAbld (软件已崁入word文件内) 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党(/团/队)人数: 125,607,496(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九评共产党》 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