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那個地方」! 專門針對釘子戶

64歲的釘子戶孙银侠被“针刑”吓坏了。(網路擷圖)
恐怖的「那個地方」! 專門針對釘子戶

// <![CDATA[
//<![CDATA[
var m3_u =
(location.protocol=='https:'?'https://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js.php&#039;:'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js.php&#039;);
var m3_r = Math.floor(Math.random()*99999999999);
if (!document.MAX_used) document.MAX_used = ',';
document.write ("");
//]]>
// ]]>

<a href=’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ck.php?n=a3df3e96&cb=INSERT_RANDOM_NUMBER_HERE&#8217; target=’_blank’><img src=’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vw.php?zoneid=480&cb=INSERT_RANDOM_NUMBER_HERE&n=a3df3e96&#8242; border=’0′ alt=" /></a>
// <![CDATA[
//<![CDATA[
var m3_u = (location.protocol=='https:'?'https://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js.php&#039;:'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js.php&#039;);
var m3_r = Math.floor(Math.random()*99999999999);
if (!document.MAX_used) document.MAX_used = ',';
document.write ("");
//]]>
// ]]>

<a href=’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ck.php?n=a78f294f&cb=INSERT_RANDOM_NUMBER_HERE&#8217; target=’_blank’><img src=’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vw.php?zoneid=46&cb=INSERT_RANDOM_NUMBER_HERE&n=a78f294f&#8217; border=’0′ alt=" /></a>

【大紀元2011年04月29日訊】江蘇省泗洪縣有個地方叫「那個地方」,是專門針對上訪者、拆遷戶的「私設的牢房」。據親歷者不完全統計,泗洪縣先後關 過至少一兩百人,大陸媒體《南方都市報》的記者面訪數十受害者,證實該地方的存在。被關過的人說,他們在裡面受到的是「不許睡覺」、「面壁」、「蹲馬 步」、「端水盆」、「坐涼地」、「互扇鞋板」、「用棍抽」,甚至用針扎、猥褻性騷擾等等「酷刑」。據《南方都市報》報導,被關過「那個地方」的人,對「那個地方」叫法不盡相同。有的叫「秘密大院」,有的叫「黑屋子」,有的叫「黑看守」,有的叫「黑監獄」,有的叫「私設的牢房」,也有的叫「不知道叫什麼地方的地方」,大多乾脆就叫「那個地方」。

被關者多為上訪告狀者、拆遷釘子戶等。在寫下「檢討」、「保證書」,同意在協議上籤字後,他們才被允許從「那個地方」放出來。

2010年6月1日下午,64歲的「釘子戶」孫銀俠及另兩位也是釘子戶的村民王乃謀、王乃好先後被叫到了鄉政府,商議拆遷補償相關事宜,孫銀俠等人認為拆遷補償標準太低,拒絕在拆遷協議上籤字。隨後3人被強行送往一個四周都是圍牆的大院裡。

「有 兩個大鐵門,這個鐵門進去,裡面還有個鐵門。」孫銀俠回憶大院的結構,「裡面有一排帶走廊的平房,一共是八間房,她被關進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黑漆漆的, 裡面髒得不行,只有一張破破爛爛的小床。而這張床並不是給她睡的。是給負責看守她的人睡,「我們只能站著,或坐在地上。


孫銀俠展示被打後留下的照片證據。(網路擷圖)

當 天晚上,孫銀俠被要求面朝牆壁,臉貼著牆站了一夜,「不給吃也不給喝,還不能動,動了就要挨打。」王乃謀也一樣,餓著肚子站了一宿。孫銀俠還被施了一種 「酷刑」就是「坐涼地」、「端涼水」:人坐在地上,兩腿伸直併攏,兩臂也同樣向前伸直。然後兩手端著一個盛水的盆,脖子也要伸直,不能低頭。

孫銀俠在王乃好隔壁,「就聽到把王乃好被打得嗷嗷叫,王乃好在隔壁喊,你打吧你打吧,你繼續打,你把我打死吧。就聽見抽打聲,王乃好在那邊使勁叫喚,打了有半個小時吧,後來就不吱聲沒聽到動靜了。」事後孫銀俠聽王乃好講,當天晚上他挨了一百多下,打斷了兩根棍子。

就在當晚,天崗湖鄉另一名拆遷「釘子戶」王乃陸也被關了進來。一大早,他們被要求到院子裡「蹲馬步」。

「實在不是人能受的罪。」王乃謀說,「進去之後,有四頓飯沒給我們吃,兩夜沒怎麼睡,第三天才給了大半碗稀飯。」

第三天,天崗湖鄉一名被拆遷戶兼上訪戶、60歲的張秀林也被送了進來。張秀林事後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說,「一進去他們就打我,用皮帶抽,你要看到你就會淌眼淚。打了以後,叫我蹲馬步,端水,還要手臂一般高,頭不能低,低頭就打。一天要用棍子打三遍,不簽字就往死裡整。

在張秀林被關前後,另有一對母女也被關了進來。那對母女給孫銀俠留下的難堪記憶是,「看守的人讓我和那對娘倆對打,就是用拖鞋底板,互相抽對方的臉。你抽我一下,我抽你一下,還要聽到響,打得不響了,看守人員就來打你。」


孫銀俠、王乃謀演示「鞋板互扇臉」。 (網路擷圖)


張秀林被打後拍下的照片證據。 (網路擷圖)

還 有一種「酷刑」曾經讓孫銀俠「差點死去」,這就是「坐涼地」、「端涼水」:人坐在地上,兩腿伸直併攏,兩臂也同樣向前伸直。然後兩手端著一個盛水的盆,脖 子也要伸直,不能低頭。「我有一天端得天眩地轉的,真的想死了不想活了。後來我昏過去了。但這些還不是最難以承受的「體罰」。

在被關12天中,事後給孫銀俠留下揮之難去的精神陰影的,還是她曾在裡面受到的「性騷擾和猥褻」,儘管在她的激烈謾駡下未遂。

據孫銀俠自述,在她被關小屋期間,曾有兩名男性人員對她有明顯的「不良企圖」。其中之一是同樣被關進裡面的張秀林。

南都記者隨後向張秀林求證,張承認「是有這個事」,「當時我是被逼迫的,就是『看守所』的人,(他們)讓我調戲孫銀俠,不那樣做,他們就每天打我一百棍。」

最終讓孫銀俠「屈服」的,還是一種令她極度恐懼的「針刑」。據孫描述,這天,一名看守手提一根墜著針的細線來到她面前,另一隻手拿著打針用的棉簽,「他們拿針在我眼前晃啊晃,說大姐你簽吧你簽吧,我們也不想這樣弄你。我當時是真的怕了,我怕他們真的拿針扎我。」

在 被押12天後,孫銀俠被從裡面放了出來。左眼留著淤青,頭髮被揪掉一大塊,同時還被迫同意讓家人「自願」在拆遷協議上籤字。孫說,放出前,一名自稱公安的 人曾向她這樣問話:(在裡面)打你沒有?沒有。學習好了嗎?學習好了。那你簽個名吧。孫銀俠說不會寫字,最後按了手印。孫銀俠表示,眾多被實施酷刑的釘子 戶都寫了「檢討」。

另一被關者王乃陸放出時,「從後腰到前胸,全部都打花了,就像紫茄子一樣。」而和王乃謀同一天放出的王乃好「臉上青一片紫一片」,就在他到家之前幾個小時,其位於街上的房子已被扒掉。

                                    美東時間: 2011-04-29 01:37:35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4/29/n3242618.htm
廣告

About floweroftheheart

FlowerOfTheHeart@hotmail.com ஐ 精彩代理看真实世界 ஐ 突..破..网..络..封..锁,可于此下载免费软件: http://sdrv.ms/OoAbld (软件已崁入word文件内) 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党(/团/队)人数: 125,607,496(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九评共产党》 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