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事实真相 还法轮功创始人清白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明慧网)
探寻事实真相 还法轮功创始人清白
【大纪元2011年05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2011年5月13日将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60岁华诞,也是第12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全球的目光再次聚焦在李先生身上。1999年7月22日中共在开始镇压法轮功之时,铺天盖地的散布了一系列谎言,称李先生“敛财”、“自称佛祖”等。不过人们调查发现,这个由公安部研究室所罗列的6方面报告全都违背事实,是中共利用文革诬陷手法搞人身攻击恶行的继续,目前全世界需要还李洪志先生一个清白。

一、身世与生日的变更

据悉早在1996年,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就指示公安部收集上报所谓法轮功危害社会的罪证,当时公安部派出大量人员混入法轮功群众中,不过干警们收集的情报显示,法轮功是一个真正以“真、善、忍”为行动准则的民间群众性松散群体,1998年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等人组织的调查报告结论是: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不过,罗干等人并不甘心,从那时起就开始编造和炮制这个所谓调查报告。

报告称:“李洪志为何要将生日由一九五二年七月七日改为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三日呢?其目的是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李先生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解释说:“政府在文革时把我的生日搞错了,我只是把错了的生日改回来而已。”一位大陆民众说,全球70亿人口,一年365天,平均下来生日相同的人每天就有将近1,917万,在这上千万人中什么样的人都有,生日相同又能说明什么呢?法轮功从来没有提过与释迦牟尼有什么关系,假如是篡改生日,费那么大劲改了又不用,何苦呢?这反过来说明,生日论是中共一手强加的解释。

公安部报告自称走访了李先生的邻居、同学和同事,他们都不相信李先生是气功师,有什么功能,文章还编造了李先生与早期弟子的一段对话,丑化污衊李先生。不过很多大陆民众看得很清楚,他们说:很多气功大师当年没出山前,看上去也是很普通的人,别说同事,甚至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在炼功。中国古人历来讲究秘传徒弟,外人不知道这太正常不过了,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至于李先生是否有功能,最有发言权的是他的学生,李老师当年在大陆办了54期法轮功学习班,近10万人亲眼见证了奇迹发生,比如很多瘫痪病人躺着被抬进会场,听完课马上就能站起来走路了,这十万人中绝大多数听完课病就好了,这不是奇迹吗?李老师若没有功能,能做到这点吗?  这是公安部一句谎言就能否定得了的吗?

何况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对李先生进行过一系列科学测验。比如李先生把一个密封的薄铝片在手里摇了摇,再一测,发现里面的原子成分发生变化了,产生出了金、银、锡等物质。李先生身体发出的γ射线和热中子,其放射量比正常物质的80和170倍还高,由于测试仪的指针到头了,最后多少还不知道。在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大会授予李先生“边缘科学进步奖”最高奖和“最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假如李先生没有功能,他能做到这些吗?


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授予李洪志先生的证书(明慧网)

二、法轮功功法的真相

公安部在报告中说,法轮功是如何从几个当时流传的气功中“拼凑”出来的,早期弟子李某、刘某、宋某还参与了动作的修改等。不过据法轮功长春学员回忆,“这些人都是第一批参加李洪志老师学习班的人,李老师为他们祛病后,他们立即跪下磕头,感激不已。他们原以为跟着高功师父可以发大财,所以早期曾积极帮助李老师做一些传功讲法的事务性工作,并担任过长春法轮功总站负责人。但法轮功弟子不允许看病,更不允许以此达到发财及捞取个人名利的目的。所以在宋、刘开治病诊所后,曾受到李老师严厉批评,他们因此怀恨在心,并自行停止法轮功的修炼。他们的话完全不可信。”

获得过中、西医双学位、针灸、气功双硕士学位的邵晓东教授,曾撰文介绍他第一次见到法轮功动作时的惊叹。那是1993年,当时的邵晓东已经是享誉海外的著名气功大夫,他治愈过的世界级名人非常多。那天他在北京某公园里看见一群法轮功学员正在炼第二套功法的头顶抱轮,他非常吃惊,一般体质弱的人或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做这样的高位站桩,会非常吃力而且非常危险。谁会设计这样的高难度动作呢?

不过令他吃惊的还有法轮功后面的各种动作,包括双盘打坐,在行家眼里这些动作都是气功高层功法,一般气功师练多少年都达不到的,而法轮功一上来都是些高难度动作,而且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平平安安的做完了这些动作。后来他才明白,法轮功完全不同于其它气功,是因为法轮功创始人给每个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学员都安放了法轮,一上来就把别的功法远远抛在后面了。法轮功的功法绝对是世界唯一的,其他人根本无法模仿或复制,是真正的“高德大法”。邵教授很快就成为了一名忠实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的高位站桩功法,一上来就在很高层次上修炼了。图为希腊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大纪元)

三、法轮功是否有组织

“组织”本来是一个中性名词,人类社会就是由各种组织组成的,不过在中国,“有组织”成了一项罪名,因为中共的天下除了中共批准的一些花瓶组织外,未经它批准的任何组织都成了“非法组织”。中共在批判法轮功时一再强调法轮功“有组织”,而且“体系严密、功能完备”,该文举例说:“一九九八年五月,‘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北京总站的一些骨干煽动千余名‘法轮功’修炼者围攻北京电视台  。”后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还就此大做文章。

大纪元最近采访了一位原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的王文女士(化名),她亲身参与了北京电视台上访。她回忆说:“中共宣传历来都说法轮功如何‘煽动’炼功人搞什么围攻,事实却完全相反。法轮功的所有活动都是自愿参与,从没有人来动员你、命令你干什么,完全凭自己的理解。我当时去了,但后来我读到李老师的文章《挖根》后,一度还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去。 ”

事件经过大概是这样:1998年5月23日,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的一名实习记者做了个节目叫:《上岗证能否扫净假气功》,采访了反对气功的何祚庥、司马南等人,何祚庥称一位博士生因练法轮功而导致病重,司马南要悬赏百万挑战特异功能人。该节目组还采访了在玉渊潭公园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不过学员们讲述炼功后身心受益的体会都没有播出,只是用了几个丑化法轮功的镜头。

我当时就是玉渊潭公园炼功点的,不过因为我要上班,我参加的是早上那批,他们采访的是上午那批,主要是退了休的老人。据我所知,那位博士生同时练很多气功,完全没有按法轮功的要求做到“不二法门”,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法轮功明确指出,特异功能是不能用来破坏常人生活状态的,用来表演挣钱得悬赏,提这种要求的人一看就是外行,连气功的皮毛都不懂。

记得那几天我工作忙,一直没去炼功点集体炼功。法轮功就是这样,完全松散的群众性活动团体,你学不学炼不炼,根本没人管,完全是自愿。就跟喜欢下象棋的人经常聚在一起一样,喜欢炼法轮功的人也经常见面,不过大家彼此并不熟悉。虽然我在玉渊潭炼了一年多,但我只认识一位姓姚的中年人,他每天提著录音机去炼功点,是这个点的自愿辅导员。

6月1日周一一大早我去炼功,炼完后“小姚”(大家都这样称呼他,也不知道具体姓名)招呼我们几十人过去,他简单介绍了北京电视台的情况后说:“如果大家愿意,可以去电视台给编辑们谈谈个人的感受,让他们对法轮功有个全面的了解”。

我那时刚炼法轮功一年多。给我推荐法轮功的是一位重庆医药研究所的朋友何明礼。他以前一天抽几包香烟,可第一次读完《转法轮》,他的烟瘾一下就没了,再抽烟就跟李老师在书中讲的,烟就变味了很难闻,从此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焕然一新。戒烟是世界医学的难题,读一本书就把烟戒了?我是搞药物研究的,但一直对祖国传统文化中的修炼很感兴趣。中国的修炼文化传承了几千年,只是到共产党执政后才被割断了。我当时就想,我要用我的身体来做一个实验,看看人体是否经过修炼能提升到更高境界。我一炼法轮功,身体就有很多神奇的变化,于是我决定也去电视台,从科技角度谈谈我的认识。

那天是儿童节,我记得很清楚。在单位和幼儿园两头请假后,我走到木樨地地铁站。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北京电视台的编辑部在哪里,应该如何坐车。这时就听见有小公共汽车司机在那喊:去北京电视台的上车。原来附近炼功点的很多老人也要去,北京的小公共汽车相当于一种廉价的出租车,一车能装十多人,随时可上下。他们很会做生意,一看这么多人去,就临时组织了“专线旅游”。

等我一到北京电视台,人已经很多了,估计能有上千人,不过大家都很安静很守规矩,被电视台的人指挥着站到某个固定位置,根本没有出现所谓“围攻、妨碍正常办公”的事。我被带到一个大厅里,有电视台的人在倾听大家的反映。人很多,根本轮不上我说话,我就静静地站那。

后来听说电视台领导就这个节目违背了国务院关于气功的“不宣传、不批判、不争论”的“三不”原则表示道歉,并已经辞退了那个实习记者,第二天北京电视台将播放一个新节目以纠正错误。我还听见旁边一位老太太说:“纠正了就行了,别辞退那个小伙子,他是不懂,辞退了他到哪去找工作啊? ”我当时心想,你看人家老学员就是不一样,处处替他人着想。说实话,我心里还对这位记者的歪曲真相有点愤愤不平呢。

第二天北京电视台播了一个有关早晨锻练身体的报导,但一个字也没提法轮功,更不用说道歉或还原事实真相了。第二年的4-25上访跟这个电视台上访很类似,都是学员自发的行动。现代社会里人受到不公正待遇,总得有个说话的地方。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权利,也是社会正常运行的必要保障。国家信访办公室的职责就是接待上访,为什么法轮功有冤屈就不能去上访呢?前面提到的何明礼,他因为揭露重庆沙坪坝区白鹤林派出所警察在办公室强奸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的事,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而判处13年监禁,至今还关在监狱里。好人被折磨,这是什么世道啊?”说到这,王女士的眼眶都红了。


1998年5月,很多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电视台上访,事件主要发生在玉渊潭公园。(网络图片)


四、所谓敛财、逃税、豪宅

中共在诬陷李洪志先生时最常说的就是他“敛财”,不过这是最不值得一驳的谎言。很多民众表示,当时大陆有一亿人学炼法轮功,只要李老师开口说每人交一元的学费,李老师就是亿元富翁,每人交10元学费,李老师就是十亿富翁,然而学法轮功从来都是免费的。至于说买书买磁带,那是书店、音像公司正常的商业行为,就跟小学生买课本一样,完全是正常社会活动,跟敛财一点都不沾边,何况早期李老师在各地办9天学习班时,法轮功是国家气功协会的直属功派,所有活动都是由当地气功协会举办,由气功协会上报税收,税后收入气功协会拿7成,李老师只取3成。

由于李老师坚持把法轮功门票定成当时大陆气功报告会最低的50元一张,(即9天总共收50元,老学员第二次进班的只收40元,而其它气功报告一天就得收100元以上,这个价格差距非常大。)经常李老师辛苦十多天下来,得到的只够支付车旅住宿费、资料印刷费和工作人员生活费,并无多少盈余。而且李老师还把几次气功报告的收入全部捐献给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图书馆或红十字会。

十多年来各地法轮功学员写了不少回忆文章,他们看到的李老师总是吃穿非常简朴,李老师经常夜里把衣服洗干净,第二天再穿,吃的也是最省钱的,经常一连十几天天天吃方便面。中共污衊李老师在长春住豪宅,不过有民众调查发现,李老师在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西门四楼一号的家,简直可以用简陋破败来形容,与“豪宅”相差十万八千里。尽管全球有很多法轮功受益者想送贵重礼物给李老师,但都被李老师严肃回绝了。


中共喉舌在一九九九年宣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长春豪华住宅如何如何。事过一年有余,一位知情人拍摄了李洪志先生当年在长春的住处。图为住宅楼的外观。(明慧网图片)

中共喉舌在一九九九年宣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长春豪华住宅如何如何。事过一年有余,一位知情人拍摄了李洪志先生当年在长春的住处,门口被当局贴上了封条。(明慧网图片)

五、 “四‧二五”真相

中共诬陷李先生还常提到北京中南海4.25万人上访,说是李先生一手策划遥控的。从上千篇有关4.25真相的文章中人们不难发现,参与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自愿行驶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一位外国学者曾奇怪地问一位中国学者:莫非中国人被管制得太久了,已经丧失了自愿干什么活动的主观意识了?否则为什么很多大陆人都不相信法轮功人会自发的上访呢?

很多大陆民众也认识到,4.25是公民意识的觉醒,是历史的一大进步,因为衡量一件事物的好坏,不是看它是否有组织,不是说有组织就是坏的,而是看它对社会对历史的作用。4.25为捍卫人类正统道德价值观“真善忍”而上访,人们为抵制恶行而挺身而出,这种维护社会公义的善举,是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去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被警察引领,进入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  。图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静静等待着向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明慧网)

六、法轮功治病疗效

中共在公安部所谓调查报告的最后抛出了一个批判法轮功“歪理邪说”的章节,不过这是中共最胆怯的,因为很多即使不修炼法轮功的中共官员,私下都不得不佩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因为很多奇迹就发生在他们身边。

1993年8月开始学炼法轮功的邵晓东教授曾多次在国际科技会议上发言,这位横贯西医、中医、针灸和气功治疗的世界级专家认为,从原理上看,西医注重表征,中医重视内因,而法轮功却是针对产生疾病的最根本原因,所以法轮功的“净化身体”是最高妙的,手到病除。不过正如李老师所说,法轮功不是用来治病的,而是教人修炼的,不修炼的人李老师是不管的,这人该生老病死还会按照原来的人生轨迹走。

1998年据中国官方负责气功管理的国家体育总局专家调查发现,对10,475名原患病的法轮功学员身心状态抽样调查显示:痊愈者占41.5%,基本康复者占36%,  好转者占20.4%,合计有效率97.9%,自我感觉无变化者仅占2.1%。1998年11月22日中国上海电视台《体育简讯》节目报导称,炼习法轮功的人数已经超过1亿人。如果法轮功不能给人带来身心变化,怎么可能有上亿人来学来炼呢?

邵晓东还查阅了1999年7月前中国官方的报、刊、书籍资料,他发现,李洪志先生仅在极特殊情况下才破例给人治病。“如在1993年的北京 ‘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先生为北京市718厂工人孙宝荣调治因车祸脑外伤致瘫卧床一年、大小便失禁的重症,几分钟的高功能治疗后康复,患者是被儿子背着进来、自己走着出去的。另一例是北京食品配送中心退休干部徐国华,当时其患小肠平滑肌肉瘤(恶性肿瘤)已扩散,医院拒绝再作手术,属危重病患,经李先生现场用高功能调治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顷刻间患者腹部缩小,随后经医院复查,肿瘤确实奇迹般的消失了,患者全家感激不尽,写来感谢信。”

邵晓东还举例说,博览会上李先生还为原中共元老张闻天(长征时期的中共总书记)的夫人刘英女士、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局局长的夫人和原中国公安部部长王芳调治身体,“有感谢信为证” 。

对于中共抛出的所谓“1,400例炼功死亡案件”,很多不练法轮功的群众都发现,那些人根本是精神不正常的人,气功练的就是另外空间,怎么可能在这个空间的肚皮里找到法轮呢?中共利用疯子来给自己镇压法轮功找理由,只能说明黔驴技穷。有人推算过,假如法轮功不能祛病健身,就按中国大陆每年平均死亡率万分之六十五来计算,一亿人中7年内就应该有7x65x10000=45.5万人正常死亡,而中共费劲心机才找出所谓1,400人,  这不正好反过来证明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吗?

中共还宣称法轮功宣扬世界末日等,事实上李先生多次指出:“只有邪教才宣扬什么世界末日的到来,法轮功从来不讲末日。”中共还把李先生的讲话录音断章取义,如李先生要求不让法轮功学员用功能给别人看病,而中共则剪接歪曲为“有病不能去看病”等,中共的很多谎言都不值一驳。


1997年,武汉,5,000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列队组字,上部分为法轮图形,下部分为“真善忍”。(明慧网)


尊重事实  还李洪志先生清白

从1999年7.20以来,转眼快12年了。李洪志先生并没有因为中共的诬陷而停止帮助中国人民。虽然他在1996年就以“杰出世界人才”的身份受邀定居美国,但他总是告诫法轮功学员:大陆有着“可贵的中国人民”,帮助大陆的人们了解真相,是法轮功学员的首要任务。许多西方弟子也唱着“为你而来”,不断帮助大陆民众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看到各种真相,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冒着生命危险,天天讲真相,告诉人们要为自己的明天,选择光明的未来。

从1992年5月13日法轮功开传以来,目前全世界有114个国家和地区、不同族裔的人们在学炼法轮功,很多政府还颁布了数千份褒奖和感谢信,很多人赞叹“法轮大法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光明,‘真、善、忍’给这个地球带来了希望,李洪志先生给我们带来了未来”。

几年前一位大陆民众在给李先生的生日贺卡中说:“假如一位医生治好了我的绝症,我会感激他一辈子,假如一位老师教给了我人生的真谛,我会永远尊敬他,假如一个人把我从毁灭的边缘救回来,我会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这样的恩人!”也许这句话代表了人们的共同心声,而今天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还李洪志先生一个清白,让世界看到一个真正的李洪志先生。

中港台时间: 2011-05-12 02:17:18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1/5/12/n3254555.htm

廣告

About floweroftheheart

FlowerOfTheHeart@hotmail.com ஐ 精彩代理看真实世界 ஐ 突..破..网..络..封..锁,可于此下载免费软件: http://sdrv.ms/OoAbld (软件已崁入word文件内) 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党(/团/队)人数: 125,607,496(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九评共产党》 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