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见证 江泽民和追随者看了定会心惊胆颤

活见证 江泽民和追随者看了定会心惊胆颤
——【孙延军畅谈天下事】在美国遇神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11-05-19讯】 

             孙延军,毕业于吉林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他是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北京市高校师资培训中心特聘专家,他拥有国内外学术领域的多种学术头衔。他以对中国佛教禅宗的深入研究,撰写了中国宗教心理学领域的第一篇博士学位论文。孙教授于2008年获北京市政府重点学科基金资助,赴美国进行宗教心理学研究。作为一个职业宗教学者,他对人类的信仰体系可谓见多识广,而且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孙延军畅谈天下事》,我是主持人余音。今天我们要和各位听众探讨一个特别的话题:孙延军教授在美国遇神的传奇经历。


节目长度:33分38秒  下载mp3(16k) | (128k)

在信仰自由的美国,孙延军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

主持人: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

孙教授:我得法非常晚, 是于2009年在美国开始修炼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现居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您能否告诉我们的听众,您现在是哪一种居民身份?

孙教授:我现在是美国的永久居民。我明白您这个问题的意思,您是在问我:是不是以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获得了在美国的合法居留权,对吧?在这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不是以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获得在美国的合法居留权的。当然我知道,以法轮功修炼者的名义申请在美国避难,相对容易。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当初通过律师递交移民申请的时候,还没有走入大法修炼。

主持人:我们知道,法轮大法是1992年春天5月13日的时候,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国东北的长春市正式传出的。到现在已经是19年了。19年前的春天您在长春市居住吗?

孙教授: 我当时在长春,那时我很年轻,春天的时候,我正在位于长春市的吉林大学攻读中国古典哲学方向的硕士学位。92年的夏天我获得硕士学位后,就直接留在吉林大学哲学系任教,一直到1999年夏天调入北京工作之前,我都在长春市居住。

主持人:那您当时是否听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法?是否见过李洪志大师呢?

孙教授:很遗憾,我没有那么幸运,我当时没有听过讲法,也没有见过法轮功创始人。我知道法轮功创始人曾经在长春市解放大路的一栋普通民宅中居住过,我过去也曾在长春市解放大路的一栋旧的学生宿舍楼内居住过。这栋学生宿舍楼,当时叫“解放大厦”(顺便说一下,在1989年民主运动的时候,这栋楼是当时长春市学生民主运动的中心),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机缘拜会法轮功创始人。

主持人: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法轮大法的?按您刚才讲到的,您从 1992年春天到1999年夏天都在长春市居住,我们知道,这段时间,法轮功在中国大陆传播非常迅速,长春市得法的人特别多,而且创始人还多次在吉林大学讲过法,吉林大学的很多师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而您当时竟没有得法!但到了美国之后,您很快就走入了大法修炼!我想,很多人对此会感到疑惑不解。您能谈谈这其中的缘由吗?

孙教授:您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能得这个法,非常不容易,经历了一个漫长、艰难而曲折的历程。我先讲一下,我在中国大陆为什么没有得法。我想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我当时对流行的气功功派有负面看法。其次,我本人所具有的宗教和哲学学术背景,阻碍我认真地去了解法论功。第三,因为我在学业和事业上持续成功,使我非常自负,不能真正虚心接受别人的善良建议。第四,中国大陆长期的意识形态控制,使我把很多现象视为迷信,根本就不相信。

主持人:当时气功正风靡中国大陆,您怎么会对气功产生负面看法呢?

孙教授:开始的时候,我对气功是很着迷的。大概是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迷上气功了。刚才我们是从1992年说起的,事实上我在1985年的时候就从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考入了吉林大学哲学系。从 85年秋到99年夏,我一直住在长春市。记得1986年的时候,我在长春市四分局附近的一个书摊上看到了一本《气功与科学》杂志。那里面有关气功的种种神奇描述深深地吸引了我。以后,凡属有关气功方面的杂志和书籍我一定要阅读,我自己买一部分杂志,也到图书馆借阅杂志。那光看也不行啊,那得练呀!于是就自己照著书练,一开始,什么功法都想试一试,但马上发现有很多流行功法有点吹牛,说理也不清楚,实际练起来和它们介绍的情况大相径庭。由于我在大学本科学的是哲学,我还特别喜欢中国古代哲学,后来我在学专业课时,对有关佛教和道教的内容就特别重视。我发现大多数气功功法都是从古代宗教典籍上东抄一点,西摘一点,拼起来的。或者,只截取古书中的一段。很多气功师,也没什么真本事,就是为了出名、赚钱。我就想,有跟他们学这功夫,那还不如自己去图书馆读《大藏经》和《道臧》呢!

主持人:后来您去读《大藏经》和《道臧》了吗?

孙教授:当然去读了!但发现很难读,第一是内容晦涩,第二是东西太多。好在有老师指导我,有图书管理员帮助我,再多、再艰涩的东西我也能找到学习的路径。我知道不能全看,得找重要的东西看。这么多功法,不能都练,我得选最好的功法去练。大家知道,《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只是一个石猴,人家开始求仙访道的时候,还知道只求长生不死之术,而一般的世间小道人家还不学呢!后来我经过认真研究发现,只有两类功法值得学,一是佛家的禅定,再就是道家的内丹。由于我当时对宗教修炼知识一知半解,比较佛道两家,我认为佛家虽然能练出特异功能,但最终身体还是死了。道家不仅能练出特异功能,而且能延长寿命。所以道家更好一些。于是下定决心以修炼内丹为主,同时,我认为,如果佛教和印度瑜伽的修炼法门中有可取之处,也可以在修炼内丹时借鉴。

主持人:既然您想修炼内丹,那您对神仙是怎么理解的呢?您当时相信神仙是真实存在的吗?

孙教授:我当时认为神仙只是修炼出特异功能的人,他们比别人活得时间长一点,或者寿命是别人的几倍时间长,但最终也得死。比如张三丰的一生,宋、元、明三代都有记载。大概活了二百多岁。至于说万劫不死,不可能!而轮回转世、天国地狱之说,不过是怕人类道德败坏,吓唬人们的。但这种说法对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有正面作用。从大学时代,一直到来美国之前,我都是这样看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内丹修炼在中国古代源远流长,修出了许多大觉者,如果能修炼圆满也不错,那您当时修炼内丹了吗?

孙教授:我尝试修炼了一段时间,练过气功的人都知道,有些功法是要意守的。但由于我当时很年轻,心态不稳,常胡思乱想,而用意又太急,太执着于意守,结果弄得头昏脑障、精神萎靡。后来打了两个多月太极拳,才算把身体恢复过来。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修炼内丹需要安静的条件,而在学生宿舍是不行的。同时心态要好,而我当时的心态不稳定。还要有明师指导,因为有些问题我还没有弄清楚。我决定,在年轻的时候先把修炼内丹的详细方法、步骤搞清楚。同时多读一读儒、释、道三教的经典,把心态修养好。等到我年老退休之后,有空闲时间了,再专心修炼也不迟。为了给我的这段修炼经历做总结,我的本科生毕业论文的选题是,从哲学的角度,阐释被古人尊为丹经之王的《周易参同契》。题目是:《人类文明的新大陆──对气功古籍〈周易参同契〉的哲学思考》,请当时在吉林大学研究道教的一位老师做指导,毕业论文被评为优秀论文。

主持人:那您当时有没有读过《转法轮》这本书?

孙教授:我在吉林大学,连续读书、工作。在法轮功开始传播的时候,就听人介绍过法轮功,但我当时对流行的气功功法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95年的时候开始有学友极力向我推荐法轮功,但我想,我的专业就是研究如何修炼的,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有些研究自然科学的人练法轮功,我认为是因为他们缺乏人文科学的知识;有些哲学教授练法轮功,我认为这些人不懂中国文化;后来,有些研究中国文化的人也开始练法轮功,我认为这些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不全面、不深入,对中国传统宗教修炼法门不懂,才做这样的选择。我私下认为,对流行的事物,一定要保持足够的冷静。直到1999年上半年,我将要离开长春赴北京工作之前,才粗略读了一遍《转法轮》。当时我有一位师长,学问很好,人也很好,我很尊敬他,他极力向我推荐法轮大法,并赠送了我一本《转法轮》,记得是蓝皮的,前面有法轮图形后面有一朵莲花。并再三嘱咐我“一定要连读三遍”。我盛情难却,只好硬着头皮读了一遍。

主持人:您当时读完《转法轮》之后,有什么感受?

孙教授:因为我当时生活阅历太浅,对学问的看法也过于偏执,并且由于学业和事业一路顺风,不免踌躇满志、目空一切。我当时还不懂得,什么样的道理才是最好的道理;也不明白,对于一个道理,什么样的表达方式才是最好的表达方式。我当时认为什么样的书才是好书呢?就是那些读完了得琢磨一段时间的书才是好书,另外语言表达也要精美。比如,《道德经》开篇就讲,“道可道,非常道”,像这样的话您得寻思半天才会明白一点。或者您得反复看,才能明白个中道理。另外,我过去看的一些丹经,诸如《周易参同契》和《悟真篇》等,都是用精美的韵文或诗词写成的。我认为这才真叫有水平。初读《转法轮》之后,我发现这也写得太简单了。文字浅显,看一眼就明白,不用思忖。里边使用的一些概念,也都是民间流行的,不用特别解释。唯一可取之处,就是这部书通篇都在劝善,让人做好人。我当时就想,我的那位师长还让我连读三遍呢!这样浅白的书,读一遍就全明白了,读三遍,那也太耽误时间了。反过来又想,这本书既然让人做好人,而且还有这么多人信,这对提高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肯定有好处。这样,我也不能说这本书不好。后来,我的那位师长就和我联系,问:“我送给你的《转法轮》,你读完了吗?”,我说:“读完了”。又问:“读了三遍吗?” 我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是三遍”。他接着问:“感觉怎么样?”。我说:“写得好,我到北京去练!您放心吧!”事实上,我当时内心里根本没有把这本书当回事。我记得,我是1999年7月5日到首都师范大学报到的,然后就是暑假。开学以后,中共已经开始镇压法轮功了,当时掀起了全民揭批法轮功运动。从那时起,到我来美国之前,我再也没看过大法书籍。

主持人:您当时参加批判法轮功了吗?您对这场批判怎么看?

孙教授:我没有写文章,但当时党内有讨论会,我当时是党员,按规定需要在会上表明态度。因为,我当时不信神,也不明真相,所以我大体是这样说的:“法轮功肯定有良好的祛病健身效果,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跟着学。学法轮功的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如果说,法轮功宣扬有神论,是愚昧的迷信。但是现在我们用自然科学道理来批判法轮功的做法也很愚昧。信仰和当代自然科学并不在一个层次上。一个层次需要修身、养性、领会、体悟,而另一个层次需要观察、试验、测量、推理。信仰领域的问题,还是要用信仰的方法来解决。我们应该认真研究信仰领域的基本规律。而我们现在是用一种愚昧来对抗另一种愚昧,都不可取。”当时,我们学校一看我的表态,就知道我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当时中共当局发现,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不管在人前还是在背后,决不会说法轮功不好。所以,我在这场政治运动中算是过关了。一直到2008年我来到美国之前,这个基本认识都没有改变!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您,您的专业领域是宗教心理学,您的研究对象都信神,而您却不信神,那您以您的不信神的心理,怎么能准确察知信神者的心理呢?

孙教授:您这个问题,宗教心理学界是这样解释的,即:信神者,或特定信仰体系内的人,从心理学的视角来研究这种信仰本身,能准确描述相关信仰活动的心理体验;但不信神的人,或者信仰体系之外的人,他用心理学的方法来研究相关信仰,能保证研究结果的客观公允。所以,学界认为,两种方法都有价值。

主持人:通过您刚才的回顾,我们可以看出,您的思想意识,和法轮功修炼者的思想意识,是有巨大差异的。那您到美国后,究竟是什么机缘使您的世界观在短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并最终走入大法修炼之中呢?

孙教授:我来到美国后,在最初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内心深处发生的变化可以用翻天覆地、惊心动魄来形容。其中心路历程的曲折、复杂,难以尽述。简单地说,有这样非常关键的几步,决定我最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第一,通过再读《圣经》,体验到了神的真实存在。第二,通过阅读《九评》,对中共不再报有任何幻想,并认为法轮功群体值得尊重。第三,通过看《神韵》,受到巨大的心灵震撼,消除了对法轮功的隔阂。第四,通过接触法轮功学员,感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境界,我为他们的虔诚、善良所感动。第五,再读《转法轮》,幡然醒悟,过去对宗教信仰中的许多疑问,都得到了圆满解释。

主持人:看来,信不信神的真实存在,是决定您对法轮大法态度的一个关键问题,您能否给我们的听众简单介绍一下,您是如何从一个无神论者,最后变成有神论者的?

孙教授:我于2008年4月3日来到美国夏威夷大学访学,作宗教心理学研究。搞这个领域的研究不能只读书,还得深入美国的宗教生活,就选了当地的几个教堂去参观。后来一位牧师,看我对基督教感兴趣,就送了我一本英文版《圣经》;而一位虔诚的华裔女士,送给了我一本中文版《圣经》。我就对照阅读。计划在离开美国返回中国大陆之前,把《圣经》读几遍。我过去在中国也读过《圣经》,感到他只是西方文化的象征。但在美国读《圣经》,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我读完《马太福音》的时候,我深深为耶稣基督的智慧所折服,感到耶稣讲的道理平易而深刻,是济世救人的肺腑之言。我猛然醒悟耶稣的道理是真实的,耶稣的故事也是真实的!根据我对宗教的研究和理解,耶稣的神迹也不难解释。当我确信这一点之后,我的内心瞬间体验到一种平安喜乐的感觉,这种感觉竟然持续了数周时间。我感觉我周围的世界比以往美妙了许多。后来,我在教堂中和一些年长的虔诚基督徒作印证,他们也都有大致相同的经历。于是,我体验到,神是真正存在的!

主持人:既然您在读圣经的时候,获得了这样深刻的体悟,那您当时为什么没有加入基督教会,接受洗礼,并变成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呢?

孙教授:因为,我是研究宗教信仰和修炼的,我自己对这个领域有很多需要解开的疑惑。读完《圣经》之后,我觉得还有许多疑问需要进一步探讨,以求得更圆满解释,所以,我当时没有变成一个基督徒。但我的世界观确实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主持人:您的这段经历真是很宝贵,看来信不信神,把人分为两个世界,有天壤之别啊!那您是怎样读到《九评》这本书的呢?当时读《九评》有什么感觉?

孙教授:我读《九评》是因为朋友的提醒,有些朋友看我初到夏威夷每天阅读资料,忙忙碌碌。就对我说,您在美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您怎么能看完这么多资料呢?你应该把中国大陆看不到的资料收集好,拷贝下来,回去慢慢阅读。我一听,对呀!但现在学术论文都有数据库,在中国也可以查找。那什么资料是看不到的呢?后来一想,中国大陆禁止出版的资料才是我看不到的。根据朋友的建议,按我的这个学科的性质,收集一些有关法轮功、基督教家庭教会、西藏流亡政府的资料,可能回去会有用。法轮功在海内外影响最大,我就决定,先看法轮功的。在大纪元的网站上,我发现《九评》这本书被放在了显要的位置,我想,应该先读一读。我一读,感觉很震惊,法轮功竟能写出这样好的书?因为我在中国大陆经常给杂志和出版社审稿,什么样的论着有什么样的水平,我还是有判断能力的。另外,我又想,共产党这样坏吗?是不是因为法轮功反共,故作这样的夸张呢?因为美国没有资讯封锁,想求证什么,比较容易。找资料一印证,发现《九评》讲的都是真的。我意识到法轮功不简单,里面真有人才,非等闲之辈,值得尊重啊!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在《九评》的影响下,我于2009年初公开声明退出了中共。

主持人:您刚才讲,您通过看神韵,受到心灵震撼,消除了对法轮功的隔阂。您能具体谈谈这个隔阂到底是如何消除的吗?

孙教授:应该说,看了《九评》,您不得不尊重法轮功;看了《神韵》,您不得不仰视法轮功!我在吉林大学哲学系主讲了7年美学课,对文艺是有发言权的。我在北京也现场见识过许多高水平的文艺演出,但这些表演,在艺术格调上和神韵无法相提并论。2009年3月31日,我在檀香山有幸第一次欣赏《神韵》,《神韵》纯正的艺术内涵,无与伦比的艺术格调,精湛的艺术技艺,使我受到了巨大的心灵震撼,我为我们华人能有这样高的艺术成就,而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一个节目,叫《婆罗花开》,我感到这个舞蹈圣洁美妙、超凡脱俗。我过去在读佛教经典的时候,多次读过释迦牟尼有关:尤昙婆罗花三千年一开,届时法轮圣王下世度人的预言。我当时认为,这只是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而已。后来听说,现在尤昙婆罗花已经开了,但我不知是真是假。看完《神韵》后,我特意仔细搜集、甄别了有关尤昙婆罗花开放的各种资讯。最终我确信,真有尤昙婆罗花,而且真开了!看来,不仅耶稣的事迹是真的,释迦牟尼的事迹是真的,那法轮圣王也是真的!我就琢磨,难道当年释迦牟尼的预言就应在法轮功上?要说影响大、传播广、传播迅速,那其它信仰体系是无法与法轮大法相提并论的。但我转念又一想,即便释迦牟尼的预言应在法轮大法上,但法轮大法这个法门本身究竟高明到什么成度呢?这是个问题!我据十年前初读《转法轮》的印象,对这一点,还是持保留态度的!但毋庸置疑,《神韵》晚会确实拉近了我和法轮功修炼者的距离。!正是因为看了《神韵》的缘故,从那时起,我认为,我和法轮功修炼者是同一类的人。后来纽约和DC的法轮功学员纪念4.25十周年,举行大型集会,邀请我参加。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法轮功学员虔诚、善良而又才华横溢,我应该见见他们,应该交这样的朋友,就去了。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您接触到法轮功学员后,您感受到了他们的修炼境界,您能否举一个具体的例子,谈谈您从他们身上,到底感受到了什么?

孙教授:纽约法轮功学员纪念4.25集会之后,由于太忙,大家当天中午都没吃饭,有个法轮功学员就邀我们几个人一起去一家中餐馆用晚餐。我盛情难却,只好客随主便。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出外讲学或遇上学校公务,也经常到饭店聚餐,但中国大陆的饭局吃起来很累,因为大家总是各怀心腹事。所以说,我每次吃饭前,落座之后,总是先把在场的每个人的心理推断一番,以免在和他们交往中产生失误,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吃饭,我什么都没有想。吃完饭后,我猛然一惊!发现自己这次竟然没有揣测大家都在想什么?我一个人,在这样陌生的环境中,为什么不作戒备呢?我反复思考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就是因为,我和这些人在一起有安全感,和法轮功学员相处的氛围是和谐的、美好的。这种氛围,是在海外的任何一个华人团体中都没有的。法轮功学员可信、可靠!当然,法轮功学员的优秀品质很多,我不能逐一道来。

主持人:您在什么时候开始重新读《转法轮》的?您这次从《转法轮》中究竟领悟到了什么呢?孙教授:4.25和平抗暴十周年集会过后的第二天,有法轮功学员就问我,“您看过《转法轮》没有?”我客气地说:“十年前看过一遍,是让人做好人的书”。法轮功学员对我说,“看一遍不够,这部书不仅是让人做好人的,是让人修佛的”。劝我说,“您再看一看,肯定不一样”。我想,盛情难却,那就再读一遍吧!这次,打开《转法轮》,开篇是《论语》,一读,发现短短的几段文字气势恢弘、意境非凡。我就想,这得什么样的胸襟、气魄、境界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呢?十年前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我意识到,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我经过十多年的教学、科研的经验积累和生活历练,加上我为社会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不同地域、不同群体的人讲过课,我的见识已经远非当年可比。已经知道,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用最浅白的语言讲最高深的道理。真相的大门已经对我豁然敞开!第三天,我在DC,在一位学员家里,读到《转法轮》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我马上意识到,这段文字,如果没有真切的修炼体悟,没有见过相应境界,是写不出来的。看来这部法是真的!后来,我回到夏威夷后,一口气读完其余部分。感到我在过去有关修炼问题、宗教信仰问题的许多疑问,全部得到了圆满解释,这部书确实是用最浅白的语言,讲了最高深的道理,可谓天机尽泄!我当时立即就产生了一种紧迫感。我想,我怎么这么不幸呢?十年前我为什么就没看出来这些内容来呢?同时又感觉到很幸运,我毕竟今天看出了门道,得到了这部上乘大法!那就赶紧修吧!从此,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后来,我反复读《转法轮》,发现每读一次都有新的启发,直到现在,依然如此。和十年前初读《转法轮》相比,我现在感到,这部经文的高深道理、丰富内涵,值得我永生领悟!

主持人:从您明白了真相,走入修炼,到今天,您在修炼中体会到了什么呢?能否和我们的听众朋友分享一下?

孙教授:首先说明一点,我很惭愧,我不够精进,我的修为很浅。但我也确实体验到了很多美好的境界。我的体会很多,很难尽述!我只从诸位听众朋友易于理解的角度出发,讲几点。第一,就是用真、善、忍的原则处理世间的任何事务都能得到好的结果,甚至很尖锐的矛盾都能善解,心态变得越来越平和。第二,我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轻,过去的许多不适,不翼而飞,精力十足,思维敏锐。第三,我感到宇宙万物都是有生命的,有灵性的,和我都有亲和感,我每天都生活在美妙的意境之中。第四,我对道德原则能坚持、在生活习惯上能自律。而在过去,我虽然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比如我希望自己像孔子那样仁爱、像富兰克林那样勤勉,可我做不到!我在首都师范大学带研究生的时候,一般新生入学的第一次课,我不和他们探讨专业问题,而是和他们讨论道德行为规范,并把孔夫子的《论语》和《富兰克林自传》作为必读书推荐给他们,而且强调要把坚守道德律令的重要性,摆在专业学习之上。希望他们以此为借鉴,建立起每个人自己信奉的道德行为规范。但我发现,一个不信神的普通人,坚守道德律令是很困难的。但现在,如果我发现自己在思想和行为方面,有什么地方不符合“真、善、忍”原则的时候,我马上就去改正,而且也能改正。以上,就是我在修炼中的初步体会。

主持人:听了您的这段在美国遇神的传奇经历,真是曲折复杂。您通过艰难求索,终得正法的心路历程,一定会给我们的听众朋友以很多有益的启发!好 ,谢谢孙教授!

阿波罗网附中共禁书《转法轮》链接:

http://www.falundafa.org/book/chigb.htm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519/article_125065.html

廣告

About floweroftheheart

FlowerOfTheHeart@hotmail.com ஐ 精彩代理看真实世界 ஐ 突..破..网..络..封..锁,可于此下载免费软件: http://sdrv.ms/OoAbld (软件已崁入word文件内) 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党(/团/队)人数: 125,607,496(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九评共产党》 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