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学者披露9.13林彪飞机坠毁细节

人民网9月2日刊载《文史参考》杂志2011年第17期(9月上)
的一篇文章,由大陆学者舒云叙述分析了蒙古学者披露913林彪飞机坠毁细节。(网络图片))

蒙古学者披露9.13林彪飞机坠毁细节

【大纪元2011年09月04日讯】蒙古历史研究所所长朝伦‧达西达瓦教授曾经披露有关“九•一三”林彪专机坠毁的诸多细节:导致飞机坠毁的直接原因是机内发生了争斗,并且飞行员犯了驾驶错误;坠机现场发现了上了膛的枪;苏联人拿走了黑匣子,后又取走了林彪和叶群的头骨……

//

有外媒记者称,林彪的死因在苏联只有当时的苏共最高首脑勃列日涅夫等四个人知道。

人民网9月2日刊载《文史参考》杂志2011年第17期(9月上)
的一篇文章,作者是大陆学者舒云。他表示,2007年,蒙古历史研究所所长朝伦‧达西达瓦教授写了一本小册子《林彪元帅之死》,没有公开出版,仅印300册。他通过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有幸得到一本,从中读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

苏联人拿走了林彪专机上的黑匣子


林彪出事地点 (网络图片)

达西达瓦教授在书中披露:1971年9月13日1时53分至55分,蒙古边防总队的哨兵发现一架大飞机自中国方向414号界碑入侵,声音非常大,没有灯光,飞向苏赫巴托省那伦县。这说明林彪专机飞得低,所以声音非常大。2时,蒙古肯特省贝尔赫萤石矿的警卫也发现了从东北向西南飞去的这架大飞机。不久听见巨响,看见火光。

2时27分,在贝尔赫矿西南14.8公里的苏布拉嘎盆地,这架大飞机坠毁。


林彪飞机残骸 (网络图片)

这是首次披露林彪飞机坠毁的准确时间,过去都是说2时30分。

最早到坠机现场的是蒙古肯特省公安厅代表珠尔默德等数人。

坠机现场燃起大火,面积有一平方公里。蒙古人首先是把火扑灭,同时采取保护现场的措施,白布单盖着的九具尸体没有挪动。然后搜集没有烧毁的文件、物品,派人骑摩托车到省会报告。

9月13日中午,蒙古肯特省公安厅厅长奥特根扎尔嘎勒中校、蒙古外交部副部长额尔登比列格、公安部长德吉德、情报局局长德钦将军,国防部第一副总长图门登贝尔勒少将均先后坐飞机来到现场视察。

当蒙古高级官员返航时,温都尔汗机场没有夜航设备,蒙古空军司令朝克将军责成机场,准备一批小铁桶,隔一百米放一个,装上木块,浇上汽油,点上火,以此充当跑道灯。

这说明,林彪专机驾驶员潘景寅夜间驾机,就是飞到温都尔汗机场上空,也不可能发现简陋的红土跑道。

9月14日,蒙古空军司令朝克将军和一批苏联军事人员在现场会晤。

9月15日苏联人拉走了林彪专机的黑匣子和一台发动机,并且至今对黑匣子的内容秘而不宣,这给调查飞机坠毁原因带来了困难。

最后到坠机现场的是中国驻蒙古大使许文普和孙一先、沈庆沂、王中远,蒙古人和苏联人早已经把黑匣子等重要的物品拿走了。

至于中国人为什么不要黑匣子?舒云说,首先国内没有指示,许文普、孙一先等并不知道飞机失事首先要找黑匣子。更何况因为中蒙谈判中断,现场所有物品都没有移交中国。

手表定格在2时27分 航图去向不明

达西达瓦在《林彪元帅之死》中记录的坠机现场物品包括六支枪(蒙古和苏联的联合调查报告中说是八支枪),有的枪上了膛,有的保险关着。还有一支微型冲锋枪,两把匕首;中国纸币65元;3726部队李平的营门出入证;林立果证件,002003号;一张合影照片;还有烧坏的一只白色女鞋;飞机交接记录本,新疆地区飞行图,泰山机场图等飞行资料,手表五块,一块上海牌,表针指在2时27分。


//

这个时间准确说明了林彪飞机坠毁的时间。因为飞行人员的手表必须准时。

时任蒙古外交部副部长的云登事后回忆,机内发现一张标出航线的航图,从河北省北戴河穿过失事现场,一直画到苏联贝加尔湖附近的伊尔库茨克。

迫降在怀柔的直升机现场也发现同样的航图。就像“林彪手令”有横竖两个一样,山海关到伊尔库茨克的地图也应该有两个。不知道为什么,达西达瓦没有提到这张标有伊尔库茨克的航图和林立果的讲用报告,及讲用报告里面的“林彪手令”。很可能这张航图同三叉戟主发动机、黑匣子一起,被到坠机现场的苏联人拿走了。

在这些物品中,中共代表孙一先和沈庆沂见到了林立果出入证,没有贴照片,但写有林立果的名字,男,24岁,干部。沈庆沂让孙一先把这个出入证拍下来。

潘景寅情绪不好 林彪首次坐256号便出事

林彪专机地面机械师沈宝发回忆说,256号三叉戟1971年9月6日才交付使用,此前一直在改装,拖得他们都烦了。

据沈宝发讲,本来林彪专机是要用254号三叉戟的,这是巴基斯坦总统座机。但因为飞行时机头被小鸟撞过,有一个小坑,显然不适合再作为一号专机,于是花了三个月时间对256号三叉戟进行了大规模改装,并适合于林彪的生活习惯。

“九•一三事件”后进驻空军34师的总政工作组成员刘岩回忆:1971年8月潘景寅试飞,去过山海关,也飞过较远的航线。但他始终对自己的落地动作不满意。9月11日,潘景寅再飞东北航线,有人看潘景寅情绪不好,询问他。潘景寅回答飞机落地还是不理想。

9月12日傍晚,林立果坐林彪专机从西郊机场到山海关机场,9月13日凌晨林彪第一次坐256号三叉戟,就机毁人亡。

中共称飞机燃料用尽完全是谎言

对于林彪专机的现场调查,蒙古政府组成由国防部第一副总长图门登贝尔勒少将为首的政府委员会,成员以去过现场的有关部门负责人为主。应蒙方邀请前来的苏联有关部门高级专家协助该委员会调查。

1971年10月12日,在蒙古国防部、总参谋部举行的一次会议中,苏军驻蒙古司令官克里夫达中将介绍了苏方对坠毁飞机调查的看法。克里夫达说,中方说坠毁的飞机是民用的,但是苏联认为此飞机隶属驻扎在北京郊区的第34师,这架飞机属于军用是否认不了的。找到的枪大部分是有子弹的,有一支上了膛。是什么原因要子弹上膛?是用于野外降落,被俘时自己使用?除此没有别的目的。估计飞机的平均时速670公里,说迷航没根据,这架飞机装备现代化,不可能不知道飞到哪里。如果说迷航,飞机应该发出求救信号,但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潘景寅没有发出求救信号?舒云认为是因为通信员陈松鹤没有上去,潘景寅不会发求救信号,或者还有其它原因。

克里夫达强调雷达是看不见的,当地人看见这架飞机飞得非常低,声音很响。

克里夫达认为,至于燃料用尽完全是谎言。剩多少油?还能继续飞多长?通过仪表就能知道。从着火情况看,证明这架飞机有足够的燃料。

林彪专机在坠毁时决不止2吨半油。

迫降也不可能。要迫降,大飞机必须照亮降落地点。

如此说,林彪专机迫降时没有打开飞机翅膀上的灯,那蒙古目击者再老眼昏花,又怎么可能把灯光看成火光。

蒙古专家认为,当时飞机翅膀灯没有打开,根本没有考虑照明,也没有放下起落架。

克里夫达说:飞机弹起又第二次着地时,机上的人还活着。从九具尸体的最后动作看,至少潘景寅和林立果在被飞机甩出时还活着。因为他们的表情痛苦,似在火中挣扎过。为什么?因为尸体主要是在机舱左边,说明有准备,企图通过舱门下飞机。

从九具尸体都没有戴手表和穿鞋看,他们是做了迫降准备的。

苏联取走了林彪和叶群的头骨

苏联来的人员中,还有苏联国防部法医局局长、克格勃侦察局长、根据头骨恢复原貌专家。

1994年4月17日《红星报》提到,1971年10月19日,鉴定小组在坠机现场打开坟墓,看到两具尸体镶着金牙,怀疑是林彪和叶群,取走了两人的头骨,带回莫斯科。

11月中旬,扎、托两人又冒风雪赴蒙古,将林彪无头的尸体再挖出来,查看肺部是否有结核病症。托米林用双筒显微镜找到林彪尸骨的右肺有钙化点。

林彪飞机因机内发生争斗而坠毁

朝伦‧达西达瓦说,蒙古政府委员会进行大量工作后,于11月20日写出《查明飞机坠毁原因的报告书》。其结论认为中国256号军用飞机多数座位被拆除,用于特种的军事需要,由于飞行员犯下了飞机驾驶错误而坠毁,不是因为某种迫降原因而降落的。

关于林彪飞机坠毁原因,1972年,中国空军专家组根据坠机现场的照片,结论是“油料不够”。

2006年9月13日,日本共同社驻乌兰巴托记者获得了蒙古政府1971年11月20日关于林彪坠机的调查报告,包括现场照片。蒙古的调查报告否定了林彪飞机因燃油不足而在迫降坠毁的说法,蒙古相关人士暗示当时机内曾就逃亡问题发生争斗。

调查报告说,1971年10月8日至18日,蒙古专家和苏联专家共同进行了林彪飞机失事调查,排除了林彪飞机被击落的可能性。

调查报告还说,林彪飞机的发动机是正常的,而且没有证据证明机上人员作出了降落的决定。

蒙古专家和苏联专家得出一致的结论:导致这架飞机坠毁的直接原因是机内发生了争斗,一方想去苏联,另一方想返回中国。在发现的八支枪中,有一支已经上膛。但机上是否发生与枪击有关的暴力行动,还是一个谜。

据日本共同社得到的另一份蒙苏联合调查报告中,说在林彪尸体上没有发现弹孔。

蒙古和苏联的调查报告为什么不提苏联拿走的黑匣子?苏联人对温都尔汗坠机现场最积极,但却始终缄默,更只字不提林彪专机上的黑匣子。

只有一位采访过苏联知情者的澳大利亚记者汉纳姆在报导中披露,黑匣子里没有与地面通话的声音。还说林彪的死因在苏联只有当时的苏共最高首脑勃列日涅夫等四个人知道。

(责任编辑:李明)

中港台时间: 2011-09-04 13:16:50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1/9/4/n3363175.htm蒙古学者披露9.13林彪飞机坠毁细节

廣告

About floweroftheheart

FlowerOfTheHeart@hotmail.com ஐ 精彩代理看真实世界 ஐ 突..破..网..络..封..锁,可于此下载免费软件: http://sdrv.ms/OoAbld (软件已崁入word文件内) 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党(/团/队)人数: 125,607,496(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九评共产党》 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请用破网软件进入]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